欢迎访问 骁马科技网,官方网址:www.xiaomakeji.com

骁洋自行车官网 骁洋自行车资讯网 骁洋亲子网

中国在“美国后院”热恋

2014-01-29   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骁马科技         

南美一直被视为美国的后院,美国驱逐欧洲传统势力的门罗主义战略至今影响深远。二战之后,冷战中的苏联也试图在这一地区设立对美斗争的前沿,但是基本以失败告终。

  南美一直被视为美国的后院,美国驱逐欧洲传统势力的门罗主义战略至今影响深远。二战之后,冷战中的苏联也试图在这一地区设立对美斗争的前沿,但是基本以失败告终。

  这一次,美国又要“棒打鸳鸯”?至少目前并不容易,中国与拉美的联系正在无比紧密。秘鲁的塔拉豆荚、阿根廷的玉米,巴西的大豆、哥斯达黎加的菠萝、智利的葡萄酒,在中国找到了最广阔的市场。反过来,中国的本土品牌也在开拓拉美4亿人口的市场,奇瑞汽车、华为手机、联想电脑得到更多年轻人的喜爱。当然,这一场中国与拉美的“热恋”,能不能成“正果”,还需要经受考验。

  “我们的樱桃非常甜,大家快来尝尝。”日前在上海举行的樱桃推介会上,智利驻华大使施密特一边吆喝,一边娴熟地挑拣竹筐里的樱桃,“水果大使”的称号果然成色十足。

  这已经不是施密特第一次当推销员了,上一次在福州,施密特推销车厘子,甚至上了大街,亲自出马向市民卖起水果。

  当然,水果并非中国与南美贸易的全部,带有推销任务的大使更不止施密特一人。秘鲁的葡萄、阿根廷的玉米,巴西的大豆、哥斯达黎加的集成电路等等,中国都是最大的买主。所谓买卖,有买有卖。中国卖给他们什么?奇瑞汽车、华为手机、联想电脑等等,在美国后院,这些中国本土正在飞速占领市场。

  进入2014年,中国与南美的贸易格局,正在从产品“走出去”到企业“走出去”,再到资本“走出去”全面转变。一场发生在美国后院的“热恋”正在全面发展。

  甜蜜的果实

  水果是两大区域外贸的“敲门砖”。施密特就向《国际金融报》记者解释,智利拥有得天独厚的农业生产气候条件,是典型的优质水果产区,智利已成为南半球最重要的新鲜水果出口大国之一,而中国也一跃成为智利水果和坚果的第二大进口国。

  数据显示,从2011年至今,智利向中国出口的葡萄酒在数量和销售额上都实现了超过25%的增长。根据中智自贸协定,中国对智利产品的关税逐年降低,2013年葡萄酒关税已经降到2.8%,到2015年智利葡萄酒关税将降低为零。

  据智利最新的统计显示,2013年前三季度,中智双边贸易总额达248亿美元,同比增长7%。2013年智利的食品对华出口达到了23亿美元,包括水果、葡萄酒、鲑鱼、猪肉等。预计2014年,由于猪肉出口的大幅度增长,食品有望能达到28亿到30亿美元,占总出口的18%。

  “中国与智利之间的贸易发展之迅速令人振奋,如今智利已成为中国在南美仅次于巴西的第二大贸易伙伴。巴西是非常大的国家,智利可以仅次于巴西,我们感到非常自豪,但这只是一个开始,相比贸易数字,双方的投资总额只有不到20亿美元。未来我们还会开展农业、科技等多领域的合作。”施密特告诉《国际金融报》记者。

  在智利的示范效果下,2009年、2010年,中国先后与秘鲁、哥斯达黎加签订自由贸易协定。同为拉美兄弟,秘鲁和哥斯达黎加也不甘落后于智利。据悉,中秘自贸协定2010年3月1日生效至今,即使经历了全球金融危机,在全球贸易不振的大环境下,中秘贸易额度依然翻了一番。 根据秘鲁海关统计数据,2013年1-11月秘鲁进口额为34.60亿美元,中国是秘鲁主要进口来源国,自中国进口额占其进口总额将近1/5,比秘鲁的邻居巴西、厄瓜多尔、墨西哥加起来还要多。

  哥斯达黎加方面, 2006年,中国对哥斯达黎加直接投资额(包括设立企业)仅为40万美元。2007年两国建交后投资额开始增长,2012年达480万美元,同比增长400%,占哥吸收外资总额0.2%。外贸部长冈萨雷斯表示,最近10年中哥贸易翻了11倍。自2011年自贸协定生效以来,双边贸易开始多元化。目前哥对华出口产品多为高附加值产品,集成电路和微电子设备占哥对华出口总额78%。 未来,借着电子产品出口的优势,哥斯达黎加将继续推动相关投资项目,其中包括建立经济特区以吸引中国投资,,生产加工芯片等高附加值产品。

  除了上述拉美国家,巴西和阿根廷两个传统南美洲大国,也都正享受着中国市场的机遇,中国不但大量进口巴西等国的铁矿石原料,也开始大量进口南美洲的农产品(000061,股吧)。2013年8月6日,阿根廷农业部对外表示,中国已批准进口首批阿根廷转基因玉米。阿根廷农业部部长Norberto Yauhar称,中国卫生部门批准进口6万吨阿根廷转基因玉米。此前一天,巴西农业部也宣布,中国已经批准3种巴西产转基因大豆的进口。

  一位券商分析师告诉《国际金融报》记者,南美提供给中国的产品绝大部分是原材料,而从中国进口的多是附加值较高的工业制成品。自贸协定的签订给了中国企业更广阔的机会, 大大释放了未来南美市场的可开发潜能,一来中国企业可以利用自贸协定扩大对南美市场的出口,扩大轻工、电子、家电、机械、汽车、化工等众多高附加值产品的市场占有率。二来产品的“走出去”也为企业“走出去”提供了重要砝码,可以进一步帮助中国企业投资南美,改善中国资源匮乏的现状,不失为两全互惠之策。

  复旦大学亚洲经济研究中心主任袁堂军告诉《国际金融报》记者,随着中国制造业的优势被渐渐削弱,国内产业结构转型,中国企业走出去成了被动与无奈下的必然选择,而南美则成了下一个有待开发的广阔市场。

  一直以来,拉美都被美国视为自己的后花园,容不得别国插手,作为世界最大的发展中国家,现在中国终于突破层层阻挠,与拉美国家在政治、经济等各个领域“热恋”起来。

  高科技受宠

  撬开南美市场的,或许是你根本想不到的产品。

  “我刚为女儿买了辆长城汽车(601633,股吧),我们一家现都在中国,我女儿还用联想的电脑,我们热爱中国,非常喜欢中国的产品。”施密特在接受《国际金融报》记者专访时,这样描述自己的生活。这也让记者着实大吃一惊,“国外大使竟然大量使用中国货!”

  说到汽车、电子等高附加值产品的品牌,也许随便问一个中国人,便可顺口报出一长串,但很少会出现中国本土品牌的名字。然而,离中国“最遥远”距离的南美却向“失意”的中国汽车品牌张开了怀抱。

  在最新公布的2013年巴西进口小型家用车销售排行榜上,中国品牌十分耀眼,江淮和奇瑞的4款汽车名列前十。在2012年的排行榜上,江淮J3和奇瑞QQ两种车型分別位列巴西进口家用车销量的第二、三名,前者的市场份额更是达到了14.12%。

  曾在巴西工作过的张先生告诉《国际金融报》记者,在南美,中国的汽车、家电、电子产品十分受欢迎,他的许多朋友会用华为手机,联想电脑,“像华为的产品早就已经打败了美国的朗讯或者欧洲的阿尔卡特。”

  另据智利海关统计,2010年从中国进口的汽车量占其总进口量的6%,2013年更达到17%,已占智利汽车进口第二大来源地,韩国和日本分别占32%和17%。

  “我第一次来中国是1992年,那时你才出生没多久吧。”健谈的施密特笑着对记者说,来中国的20多年,他亲眼见证了中国从“自行车”时代到“汽车时代”的跨越,中国企业经过改革开放的锤炼,中国的产品越来越有竞争力,就像日、美企业三十年以前陈兵中国市场一样,中国产品在南美的确非常受欢迎。

  袁堂军指出,南美主要是靠农业、矿产等资源优势作为其经济发展的主要动力,其工业、制造业等其他高技术产业一直相对落后,而相较非洲,南美在拥有丰富资源的同时,人均收入较高,因此有较强的消费能力来消化中国的高科技产品。值得一提的是,对于中国的高科技企业来说,这是一个很好的机会,在产品走出去的同时,也要实现企业的整体“走出去”,实现对南美市场的投资布局。

  直接投资

  “我们非常欢迎中国企业到智利及南美投资,我们拥有肥沃的土地,丰富的资源,可以为中国企业提供很多的投资选择。比如开农场等,由于樱桃的出口情况非常好,现在很多智利人都选择种樱桃,开农场来自主创业。”施密特热情地介绍。也许是习惯了“男耕女织”的生活,虽贵为大使,但从他身上还是能充分感受到南美人悠闲、洒脱、热情的特点。

  事实上,在上世纪60年代之前,南美一直以丰富的资源优势受到世界的重视,然而随着现代工业、科技的发展,亚洲地位迅速上升,一下子集聚了全球的目光,南美便渐渐有些被人遗忘。直到2008年金融危机之后,世界格局发生了微妙变化,美国重返太平洋(601099,股吧),而中国在面临制造业优势逐渐削弱的情况下,要想避开欧美的贸易壁垒,南美自然成了市场开拓的新大陆。

  除了大量出口高科技产品到南美,建“农场”、挖“矿产”成了中国企业正在“忙”的大事。

  此前不久,联想控股董事长柳传志就与中关村(000931,股吧)企业家俱乐部的部分企业家共同前往智利,进行商务考察。柳传志表示,在农业国际化方面,联想走在了前列。据悉,目前联想旗下佳沃集团在智利投资了五家种植园,累计投资金额几亿元人民币,海外累计投资超过10亿元。佳沃集团总裁陈绍鹏表示,从智利进口到中国的部分水果供不应求,中国顾客对高端水果有很强的消费需求。

  巴西中国-亚太研究所所长塞维利诺·卡布拉尔用“坐火箭”来形容中国对巴西投资的最新变化:去年10月下旬,中海油和中石油竞拍中标巴深海油田的部分开采权,中化集团于去年8月增資收购了巴西石油某油田区块35%的股权。去年5月,中国国家电网公司收购了巴西7个输电特许经营項目100%的股权。

  据瑞士信贷集团最新的研究报告显示,从2009年至2012年,中国以企业并购形式对巴西的直接投资达215亿美元,超过美国成为巴西外资企业并购第一大国。

  中国布局南美的步伐,正在从产品“走出去”到企业“走出去”,再到资本“走出去”全面转变。

  上述分析师向《国际金融报》记者指出,这是一个很好的现象,不仅打开了南美市场,还可避免类似欧美对中国的贸易壁垒。“近年来中国产品到国外遇到了很大阻力,包括欧美的反倾销、反补贴,甚至印度等发展中国家对中国产品也开始设置诸多限制。企业通过在南美市场建立生产基地或进行采购的方式可使欧洲市场或美国市场放开,因为这些企业已经不是以中国生产公司的形式出现,而是通过资本来对公司进行控制,通过改变身份来继续占领国际市场。”

  障碍重重

  南美这块蛋糕着实诱人,但“遥远的距离”则是横在中国与南美之间的一大屏障。

  施密特告诉记者,智利樱桃最快26小时能到达中国。

  在巴西有矿产生意的李先生向记者抱怨,现有中国直飞南美洲的航班只有从上海到北美洲国家墨西哥中转的,去巴西出一次差,加上中途转机往往要花两天赶时间。据《国际金融报》记者查询发现,目前确实没有直飞巴西等南美洲国家的航班。所有航班都需要从欧洲或者北美洲转机,正点的话一般要48小时左右,这对于经常来往中国与南美的人来说确实很头疼。

  开设南美航线,已十分迫切。

  不过,一位航空公司的负责人告诉《国际金融报》记者,对航空公司而言,设立新航线是一件大事,既有经济方面的考虑,比如上海飞巴西航线很长,如果直飞航班的上座率不高,那航空公司会受到很大的经济压力。此外,开辟新航线还有一个与对方国家对等开通、航路设计还要顾及沿途国家的领空准许等一系列问题,比较复杂。

  有专家表示,开辟新航线的确要考虑很多方面的因素,但航空企业要追求经济利益,也要兼顾国家利益,目前中国与南美洲各国之间的“空中桥梁”确实已经不适应现实需要,可以适时考虑多开辟一些可供选择的航线。此外,为了减少物流等运输成本,中国企业也可以先在南美加大基础建设投资,打好南美内部的“通道”。

  智利是沿着西海岸的一条狭长的国土,袁堂军告诉记者,其优越的地理位置也是中国选择其作为重要的贸易伙伴的主要原因。未来中国可以以智利为基地对南美洲的其他国家进行辐射,首先加大对港口、铁路等基础设施建设的投入,双向驱动,基础设施是一切投资的基础,必须要把后勤保障先做好。

  “投资是一个慢工夫,因为只有贸易便利化之后,才有可能有进一步投资发展的愿意,不要急于求成地把投资主要集中在资源大国、市场大国和避税港,这些地方承受投资的总量毕竟有限,基础建设的投入是一切的基础。”袁堂军指出,南美国家往往政局不是特别稳定,政策也容易多变,即使是同一政府任期内,现有政策也可能发生改变。企业要擅于规避政策风险,须要有较快的应变能力。如今国有企业率先进场南美,政府应该更多地放手,让“温床”里的国有企业自主地探路,有利于国有企业的成长,而未来中小企业则可以通过“抱团”的方式逐步“走出去”。

  “中国此前的全球化布局一直不太明确,基本只是更多局限于亚洲,如今布局南美市场的思路很好,重要的是如何保持自己的抢先优势。”如袁堂军所说,随着南美市场对于全球经济的影响力越来越强,自然会引来更多发达国家的注意,中国的邻国日本往往就是什么都要和中国争,在中国每一次的海外战略中,中国总是能碰到日本。

  事实上,在开拓南美市场上,日本也曾占得先机。日本同智利的自由贸易区谈判始于2000年。在2001年6月,日本同智利设立了“日本智利自由贸易区共同研究会”,而在2003年和2004年,日本和智利进行了两个回合的自由贸易区谈判。但此后,日本和智利的谈判就处于搁置状态。最终被中国后发先至。

  除了日本,美国依然会是个重要障碍,重返亚太是美国重大战略转变,而中国在其后院跳舞,美国的心态可想而知。

  然而,即使如此,骁马科技,中国与南美国家的关系,也会如施密特所说,“中国与南美之恋才刚开始,我们正在路上。”

  商务部网站数据显示,如今全球与中国签订自由贸易协定的国家一共有12个,涉及20个国家和地区,正在谈判的自贸协定6个,涉及22个国家。未来中国企业海外发展的前景、想象空间无限大,毫无疑问,中国的企业将会成为新一轮跨国公司群体。

【免责声明】本网站部分文章转载自各类纸媒、网媒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转载文章目的在于分享信息、提供阅读,不代表本平台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果我们侵犯到您的权利,请告知我们,我们将尽快纠正。

推荐阅读

热点文章

企业概况 新闻动态 产品中心 联系我们

Copyright © 2011- XiaoMa Science & Technology 骁马科技网 版权所有 |